• 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旅游

    旗下栏目:

    湖北崇阳葵山,一个另类版的“世外桃源”印象(内容增补版)

    2022-04-01 14:29   来源: 中外法制网   责任编辑: 沈一鸣
    摘要:鉴古看今,抚今估未来。我们都深信在不久的将来,葵山村百姓的日子定然会变为元朝孙周卿曲里唱的那样:草团标正对山凹,山竹炊粳,山水煮茶。山芋山薯,山葱山韭,山果山花。山溜响冰敲月牙,扫山去惊散林鸦。山色元佳,山景堪夸。山外晴霞,山下人家。

    图/赵云长慕

    那晚回家时,已皓月当空,同行的阿杜说:今晚的月亮好圆。我有些幼稚地问:今晚是十四还是十五?阿杜开车没答。瞬间,我感觉自己有如世外之人,所有意识变得模糊而混沌。

    其实,那天我还真的去了一个“世外桃源”之地:崇阳县金塘镇的一个小山村──“葵山村”。也许是玩得太开心,忘乎所以的缘故吧,竟然不知那天是什么时间了!

    现在掰着指头推算日子,去葵山的那天是3月18日(农历2月16日)也正好是阿杜说的“月亮好圆”之日。那天,我应文友二春姐之邀,一早从金沙的浓雾里穿云破雾驱车直奔县党校,与她汇合转乘摄影爱好者阿杜的车,再接上文友美女金风姐,便浩浩荡荡往金塘镇方向出发。二春姐一路介绍说,葵山有古树、有古屋,是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我说不是“余山”吗?他们就笑我发音有问题,我想想也是,崇阳本就是个“五里不同调,十里不同音”的方言奇特小县。

    车奔跑个地小时后在一处山口停顿了一下,阿杜说可能走过头了,便打开导航,发现多走了三公里多路,赶紧调头往回赶,果不其然,路旁有块指路牌写着“葵山村”字样。阿杜说这回应该没错,遂右拐走进一条狭长曲折的乡间水泥路,左右丘陵环抱,中间空出一块平畈,种满了油菜,此刻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黄灿灿地煞是亮眼。沿路一排农屋,鸡鸣犬吠,有村民挎着一篮青菜从路旁走过,阿杜摇开车窗问:“麻烦问您一下,去葵山村是从这里走的吗?”那人朝前指了指:“是的,顺着这条路再走一里多点就到了。”我们雀跃起来,心中兴奋溢于言表。

    驶过一道小桥,眼前豁然开朗:开满油菜花的梯田鳞次栉比,那些老屋墨瓦泥墙散发着幽幽古意,让你不由得要往远古遐想。几幢小洋楼错落在梨花、李花、桃花间,有种油画般的质感,突显出现代农村人的勤劳、富裕与满满的幸福。沿路的竹篱笆扎得结实又耐看,一群散养土鸡在篱下刨食,园子里葱青蒜肥,翠绿的菜苔油嫩肥壮,是餐桌上最受欢迎的一道美味。

    快临近葵山村委会时,村路口远远地有人朝我们招着手,二春姐说那是村委会主任沈三明,找到了目的地,她便笑开了花。相约同行的玉姐与老曾他们先行到达,一下车几位漂亮姐姐就嚷嚷着要去油菜花地里拍照,我一眼看见山脚下有条小溪如小白龙般屈曲涌动,就想去碰碰运气捡块石头收藏。

    小溪深二尺许,水清见底,一群叫不上名的小野鱼在水流中怡然自得地嬉游,见了人也不惊不窜,只自顾地贪玩。溪对岸有一株白鹃梅斜斜地伸向水面,白花映水,袅袅婷婷,有如仙女临镜,煞是好看。溯溪而上,卵石密布,却没一块怪异灵石可入眼,倒是岸坡峭壁上那一丛丛洁白如玉的白鹃梅吸引了我的目光,心底涌起无数跳跃的诗句。

    猛地,一株比白鹃梅更美更白的山矾跃入眼帘,我以为只在金沙、白霓可见的植物在这里竟然也有分布。据说“山矾”之名还是宋代大文学家黄庭坚取的名。黄庭坚幼时曾在崇阳县白霓镇金城山读书习字,因为经常在白石港一块石矶上临帖洗笔,后人就将他洗笔的石矶称为“金城墨沼”。“山矾”原名叫“郑花",是不是因郑姓人家得名已无从考证。

    我忙不迭地掏出手机拍着白鹃梅与山矾。因为隔着一条溪,不能走近拍,只得拉近镜头拍,像素却有些糊糊,又远远地听见有人喊回去吃午饭,只好留下些许遗憾。其实,世间事,不可太满,留三分缺才让人长久挂念。

    席间,我问村主任沈三明:听说葵山之名有不同的叫法是什么来历?他端起杯子哈哈笑道:“古时候因这里四面是山,山围水绕,中展平畈,因此古人称‘围山'。”我不禁调侃大笑道:“原来是围住的‘围’,不是多余的‘余’啊。搞了半天我差点闹了大笑话。” 、“你不知道这些渊源不能怪!”沈三明也爽朗的笑着说。我又问他:“那为什么后来还不是‘余山’又成了‘葵山’呢?”沈三明回答:“实不相瞒,因原‘围山’之名不太好,有将人围住困住之嫌,加之那时‘围山’人喜欢种葵花,几乎家家门前都有,而葵花又叫向日葵,后来就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葵山”。

    沈三明接着解释,现在这个“葵山”之名好,富有寓意和新时代气息。“我们作为新时代的农民,就要像向日葵一样始终朝着太阳转,永远听党话,紧跟政策走。现在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葵山村要开拓发展、村民要奔向共富路,就必须先从思想上‘破围’、‘突围’。而向日葵有高雅、大气、洒脱之象征,恰好体现了葵山人民追求美好幸福的思想要素。”

    这真是易一字而境更高啊!我不禁为“葵山”的名字叫好,更为葵山的村干部喝彩:他们在为百姓谋福利上已开始从根子上做起了。

    沈三明介绍,目前村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在家里的基本都是老人、孩子。葵山村“两委”针对这种特殊情况,正在不断探索寻求改变葵山村面貌与适合全村发展的新路子。

    目前,该村不仅实现了全村路灯亮化工程,修通加宽了通往各组湾的组级公路,而且还争取镇党委政府的大力扶持,将村里过去从未种过油菜的300亩空闲田地全部种上了经济效益高的油菜,刷新了葵山村油菜面积最多最广的历史,既美化了环境,又为乡亲们额外创收开辟了新途径。

    同时,葵山村还开发了以泉洪崖为龙头的很多荒山、荒地,种上了经济效益更高的黄精、白芍等中药材,眼下正在联系引进发展莲藕、贡稻等经济农作物的种植。这个村因紧挨全县旅游景点之一的“柃蜜小镇”,日后也将逐步被打造成集花、果、药、游于一体的旅游休闲度假村,让乡亲们不出门也能挣大钱。

    饭后,沈三明带我们去村后白崖山东端的泉洪崖看中药材果树基地。此山崖海拔857米,山顶白崖如练,远远望去如飞瀑挂壁。山顶白雾笼罩,崖下草木青青。

    好一个人间天然的大氧吧,我们在这个足有上千亩的偌大山场里一边贪婪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一边目不暇接地欣赏着周边的奇异怪石和草本风景。如今这儿,已被本村的有识之士正在构想规划着进行休闲、康养方面的开发,现已开垦出来的药材果树基地上,满片似瑶族风格的层层石堤、石坎和形态各异的高矮石景,交织着那山花、野梨花的嫩绿和白色,极为抢眼,似在艳耀着时刻欢迎人们的到来。

    登高远眺葵山村,只见那一圈圈的丘陵围着两爿狭长的平畈,旁边的二春姐兴奋地说:“你们快来看,那像不像一对人的眼睛啊。”细看还真有几分相像。但我更愿它是两块璞玉,在葵山人的勤劳巧手中,会越琢越漂亮,越琢越美丽。

    鉴古看今,抚今估未来。我们都深信在不久的将来,葵山村百姓的日子定然会变为元朝孙周卿曲里唱的那样:草团标正对山凹,山竹炊粳,山水煮茶。山芋山薯,山葱山韭,山果山花。山溜响冰敲月牙,扫山去惊散林鸦。山色元佳,山景堪夸。山外晴霞,山下人家。

    责任编辑:沈一鸣
    7k彩票